风里希

待君归来等红裙【壹】

 “夫人!风夫人!您跑慢点啊!黄莺……黄莺快追不上了!”身着黄色襦裙名为黄莺婢女,上气不接下气地跟着自家主子在长安的大街上一路小跑。“老爷说了不让您出来的,再说您还怀有身孕……”黄莺的声音越来越轻直至随风飘散而去。“黄莺啊,我不是说过了吗。”风里希用手捋顺了被风吹乱的头发,“在外面要叫我少爷,还有是谁告诉你我有身孕的?”黄莺的小脸吓得发青。“好了好了。”风里希轻轻地拍了拍自家婢女的肩膀,“以后少听些流言蜚语。”

  一年前,风府突然出现在永乐街上。有人相传是妖怪作乱便半夜偷偷请了道士做法,但第二天道士却连连摇头,仓惶逃窜而去。还有人是说神仙下凡游玩。但终归只是猜测,没有人见过风府的主子,每次出去的也只有几个官事的。但在几个月前突然传出一件事儿,皇上派人邀风府的小姐入宫,却被当面拒绝。几天后,又突然传来风府小姐出嫁的消息。更是让很多人猜测不已。

  “夫…少爷,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呀?老爷知道您要出来吗?”黄莺此刻非常不安,夫人平常很少出门。今日却一反常态,一大早就起来梳妆打扮还特意穿上男装。“难道……夫人您是要去见情夫?!”黄莺一激动把心里话说了出来,“黄莺!啊!!”“少爷!少爷你没事吧!”风里希刚要反驳突然被一人撞倒在地,“真是对不起!这位小姐没有伤到你吧?”风里希眼前出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她抬头一看,面前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公子,风里希瞥了的他一眼,“不用了,黄莺扶我起来。”“是,少爷。”黄莺认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哎?你怎么知道我们家少爷是女…”“黄莺,莫要跟他废话,我们走。”风里希厉声喝斥道,“哦…”黄莺只好紧跟其后离开。“这女人是不识礼数吗!王爷您好心帮她,他竟然不识好歹!”男人旁边的小厮愤愤不平,“这女子好生有趣,回去查查这女子的来历。”“是,王爷。”

  “夫人您将才为何不愿意跟那个男子说话呀?”黄莺在旁边疑惑地问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为好。”黄莺还是第一次见自家主子如此严肃地跟自己说话,于是便急忙转移话题,“那好吧,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公子长的还真不错呀,但是当然不及老爷一半就是了,嘻嘻。”风里希听了脸一阵通红,“别闹!前面有有间茶馆,我们进去歇息片刻吧。”

  “哎哎,你们听说了吗?风府大小姐拒婚的事儿。”黄莺一进茶馆便听到靠窗的一桌人在聊自家主子,“好一个嚣张跋扈的女人,连皇帝的圣旨也敢抗,嘿说不定现在已经被砍头了吧?”“哈哈哈哈!”黄莺十分恼怒,“夫人!您看他们竟然这样说您!要不要我帮您教训教训他们?”“不必,我们入座。”黄莺撅了撅嘴但也没说什么,自家主子的脾气她是了解的。

  “二位客官,要些什么?”“一碟花生米,再来一壶酒。”风里希压低嗓子回应,“好嘞,二位稍等。”小二记下之后便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夫人您今天要去干什么啊?”风里希叹了口气,“还是实话告诉你吧,其实今天出来是为了躲一个人…”

  风府院内——

  一位身穿紫色龙纹长衫的男子正站在荷花池旁,那男子容貌及其妖艳,若是女子见了定被迷得神魂颠倒。荷花池附近雾气弥漫,身至其中宛如仙境一般,突然间水面躁动起来,一柱水柱从水池中升起直通云霄,待水柱消散之时一条水蓝色的巨龙出现在男子的视野中,巨龙缓缓开口道:“冯夷参见伏羲大帝。”“什么情况?”风挚紧跟问道。冯夷摇摇头,“还是一片混乱,他已经察觉到了,请您和娘娘万分小心。”“我自有分寸。”“对了”冯夷化出人形掏出一封信递给风挚,“这是玄女写给娘娘的,既然您和娘娘平安无事,那属下先告退了。”“嗯,你自己也注意些。”话音刚落,荷花池又恢复了平静,将才的一切好像都不复存在。

  酒馆——

  “夫人,前面那几个人好像在刁难那个姑娘。需不需要我去…”黄莺自小习武,便多了一些普通姑娘没有的气势。“罢了,你想去便去吧。注意分寸。”见风里希首次如此宽松,黄莺想都没想便大步走向前去。“大人,小女子今日身体不便,并无待客之意,请大人改日再商定吧。”角落里着装朴素的女子正与一位富贵人家的公子爷交谈着。“少装清白,一阶妓女不知道在多少男人身下承欢过了。怎就今日不招待小爷我了?小爷我告诉你,小爷我有的是钱!”那公子爷趾高气昂完全不把青楼女子放在眼里。“喂!人家都说了身体不适,你是双耳失聪?还是听不懂人话?”黄莺一番说辞让坐在茶馆喝茶聊天的众人大吃一惊,公子爷听后更是恼怒,“臭娘们,不就一贱奴婢吗!你知道你爷爷我是谁吗!敢跟我这样说话!”,风里希微微扶额起身,不顾众人目光来到黄莺身前,“做事要有分寸。”风里希两眼直视公子爷,如果旁人稍作用心就能发现她原本的棕色眼眸周边竟是泛着金光,而眼白部分散发着银白的光色。风里希摘下一直佩戴的斗笠,不想竟是一副闭月羞花的好面容,连宫中的妃子都不及她三分。风里希用略带歉意的语气说道:“这位爷,我家黄莺刚刚唐突了您,真是抱歉。愿大人您不记小人过,这事就散了吧。”可能是见到风里希貌美如花的面貌,将才怒火中的公子爷立即变得十分老实,但语气中还可以听到不满。“可以是可以,今日不便那明日再说。不过姑娘你……”公子爷语气一变,“这么护着这青楼头牌,难不成是同行?小爷我出双份铜钱,今晚陪我快活快活成吧。”“休得无礼!”黄莺一听急了要不是风里希拦着,早和他动起手来了,“夫人可是实实在在的风府大夫人!老爷和夫人感情可好了!”黄莺此话说得可谓是天摇地动,不一会儿看热闹的都齐了,刚进门时没几个桌的小茶馆现在里屋外屋,楼上楼下都坐满里客人。纷纷议论瞧着那头一回出府的风府大夫人。“那就是抗旨的女子?不得不说生的倒是挺像样的。”“是啊。”风里希身形一僵,“夫人…黄莺一激动就…”黄莺楚楚可怜的望着风里希。“无碍。我们走。”风里希转身起步。“慢着,我还没让你走呢!”

一觉醒来变成美少女了怎么办

黑金_用爱发电:

俩都性转.   慎入   短 Fin  全程毒


  @矢车未名 ←这人说产粮就给我发照片


⸜( ´ ꒳ ` )⸝♡︎向妹子照片势力低头w








食用愉不愉快都不重要反正我的照片骗到了√







平和岛静雄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美少女。


不是穿越也不是互换身体,是货真价实的,变成了,美少女。


他一脸懵逼的揉了揉自己的胸,太过真实的手感让他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直奔浴室,扶着墙看镜子。


一个面色惊恐的长发美少女在镜子里瞅着自己,一头金发稍显凌乱,五官依稀能看出点曾经的影子。平和岛静雄没控制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哦呼了一声,然后捂着脸慢慢倒地。


太他妈的好看了。


胸还很大。


平和岛静雄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现在的样子,如果说得坦率一点,那么,他想上了自己。


打分的话打十分,今晚维密我开场。


连平和岛静雄这种迟钝又不外貌协会的人都对现在的自己毫无抵抗力,可想而知,美少女的杀伤力有多强大。


不过这不代表他会这样接受现实,闭着眼睛穿好衣服后,静雄披着一头长发出门了。


街上认识的不认识的,甚至平时向他找茬的人,见到他的反应都出奇的一致。


“哦呼。”


“哦呼。”


“哦呼!”


唯一反应比较有趣人是挚友新罗,他打开门认清来人后在对方「好吧我知道你要哦呼了那就赶紧哦呼完让我进门」的眼神注视下,活生生的咽下了那两个字,然后扑过去抱住赛尔提。


“赛尔提我爱你一辈子啊啊啊——”


平和岛静雄站在门外感慨爱情的伟大。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新罗都在说服挚友接受这个新身体,毕竟美少女是世界的恩赐人类的瑰宝,这个世界需要美少女,再说他实在是不知道除了做变性手术之外的解决方法。


“别做手术了,我的手术刀可能割不动你的欧派。”


新罗一脸诚恳,静雄只好在揍了他一顿之后走人。


走在街上依然是哦呼声不断,所有人都一致向美少女势力低头,就算美少女身高快一米九,就算美少女能徒手拔电线杆,就算美少女一拳能把他们揍到天上去——


这些有什么关系啊!!!她可是美少女啊!!!美少女做什么都是完美的!!!


平和岛静雄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压抑着怒气往家走,恰好在某个路口碰到了那位情报贩子。


情报贩子吓了一跳。然后在对方的死亡凝视中后退了两步,有些迟疑的开口,“……小静?”


平和岛静雄简直要喜极而泣。


没有哦呼,这只死跳蚤没有哦呼。


好不容易碰到一位可以正常交流的人类,平和岛静雄激动之余发现对方似乎有那么点不对劲。


“……你他妈为什么穿着裙子?”


仔细看的话对方的头发似乎比平时长了那么一点,还有那件熟悉的外套下面似乎是女式的衬衫,还有少女风满满的小裙子和长靴。


“是这样的,一觉醒来我变成美少女了。”跳蚤镇定自若的回答道。


???你还真能直接称自己为美少女哦?平和岛静雄看着他毫无变化的胸部,表示不信。


然后临也就一脸淡定的掀起了裙子——


一瞬间平和岛静雄想到了门田身边那帮人说过的什么现在的男生喜欢裙子下面有大【哔——】的女孩子,表情变得无比惊恐。


结果让他失望了,临也穿了安全裤。


等等安全裤??你他妈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你到底变成过女孩子多少次了啊(/‵口′)/~╧╧还有你家怎么随随便便就有女装啊?!


“不过你不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么,小静?”临也一脸在谋划着什么的表情,向她张开双臂,“现在我们都是美少女了,可以试着好好相处了吧?”


“啊?”


“我现在可是女孩子啊。”这么说着,眼前的贫乳美少女露出了让人无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的可爱笑容,不知从哪里变出两张电影票,“陪我去看场电影吧?”


到了最后,一脸别扭的静雄终于是低着头任这家伙把自己的一头长发扎成了马尾,然后不情不愿的陪她到了影院。


“「你的名字」?”


她坐在影院里,轻声念出电影的名字。


然后就看见,坐在身边的少女坏笑着伸出手,笑容可爱得让人想把她娶回家。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折原甘乐,请多指教。”


……美少女真是一种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可怕生物啊。


直到彗星从空中划过,直到男女主角在人群中寻觅奔跑,直到一切尘埃落定,直到电影结束。


静雄都找不到一个讨厌她的理由。


“今天结束之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了吧。”在电影散场前,甘乐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我喜欢你。”


“……啊?”


“我是说现在的你,可爱的女孩子谁不喜欢呢?”甘乐轻笑着站起身,混进了退场的人群之中。


静雄愣在座位上,直到片尾曲已经播完了,这才连忙起身追出去,连他也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急切心情是从何而来,只是在一切回归正常之前……


还想见他一面。


而他没有注意到,在他站起身的一瞬间,发绳已经悄无声息的脱落,马尾消失了,重新变成有些凌乱的短发,他的身体也回归正常。


强行捉住逃跑的情报贩子,看着他满脸不自然的表情,静雄一手把他按在墙上,另一只手突然就想去掀他的裙子。


身体已经恢复的临也拒绝这种羞耻play,“变态啊你!”


静雄眨了眨眼,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












“你知道,现在的男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么?”


























然后他们疯狂的做爱了。


—END—